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第七十二章:假如我老了,丑了,你还要我吗?

第七十二章:假如我老了,丑了,你还要我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医学界被称为了界,那就一定会有界的规矩和说法。

    不论中医西医,都讲究一个流派学说。

    中医自古就有百家之言,从伤寒到金元时期补土派、到滋阴派……再到后续的温病流派,都充满了各家之言的发展。

    西医同样如此,自民国以后,现代医学蓬勃发展,西方医学的涌入,让现代医学披上了一个“西方医学”的外套。

    外科作为医学的主要治疗方式,也是充满了各家的思想和学说。

    所以,拜师就如同有一个引路人一样。

    有个老师不说别的,工作安排是方便很多,学术会议可以参加无数,甚至可以跟着老师混个某协会理事的职位,亦或是混个国自然课题的项目参与人,这对于今后的发展都是受益无穷的。

    所以,此时钱亮脑袋上的问号,看起来煞是迷人!

    陈沧没有有犹豫,直接选择了接受任务!

    这时候,钱亮微微一笑:“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好好打磨一篇好的论文来,我明年送你一个礼物!”

    众人微微一笑,这送的可不是礼物啊!

    这送的可是前程!

    四人虽然都是专家,但是钱亮的学术地位更高,在东阳省肝胆外科领域,是实打实的权威人士,还是《中华肝胆外科杂志》的副主编。

    他这礼物,自然不会只是小可!

    众人明白,陈沧自然也是明白,面色带喜:“谢谢老师!”

    【叮!钱亮好感度+30!】

    【叮!刘思齐好感度+10!】

    ……

    【叮!郝旭亮好感度+10!】

    又是一波好感度到手,陈沧依然迷茫,这玩意儿到底有啥用?

    …………

    …………

    郝旭亮离开办公室之后,匆匆忙忙跑到院长办公室内,找到秦孝渊。

    “秦院长,我有事儿要说!”

    秦孝渊看见匆匆进来的郝旭亮,放下手里的笔,摘掉老花镜,笑着问道:“什么事儿?看把你急的,成绩出了吧?怎么样?”

    郝旭亮平复一下呼吸,打定主意回去以后一定好好跑跑步锻炼一下身体,说道:“秦院长,成绩出来了,陈沧第一,满分100分!普外科周晓东90分,胸外科李世建85分!”

    秦孝渊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是吗?这小陈竟然这么厉害?”

    厉害?

    起止是厉害?!

    郝旭亮心想:现在的陈沧可是一个香饽饽,你是没看见那几个主任和院长的脸色,恨不得立刻给陈沧打个0分,然后悄悄带走!

    郝旭亮点头:“秦院长啊,这小陈可不仅仅是厉害,这小陈可是个人才啊!咱们医院一定得留住了,你刚才是没看见,那一个个主任和院长求贤若渴,如狼似虎的表情,真是厉害,而且啊……这小陈却是是水平了得!……”

    郝旭亮把比赛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之后,秦孝渊也是稍微一愣!

    “那钱亮真的是这么说的?”

    郝旭亮:“当真是这么说的,所以,院长,你赶紧下通知吧,我怕迟则生变,万一谭书记那边在搞点事,小陈还年轻,可塑性极强,被给把这个人才流失了!”

    秦孝渊点头:“行,这件事你去做,今天务必一定要把公告发出来!”

    郝旭亮点头离开。

    秦孝渊看着窗外,心里也是规划起来。

    过了良久……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李宝山的号码。

    “李主任,有时间来一趟办公室,我有事儿跟你聊聊。”

    ……

    ……

    比赛归比赛,比完赛还得该干嘛干嘛,最起码落下的病历还得及时补上,没人替自己。

    虽说拖拉病历是医生的常事儿,可是陈沧没有拖拉的习惯,早睡早起,及时完成当天任务,不给人落下话柄,这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父亲陈大海教给他的人生道理。

    此时已经八月中旬,又到了交上个月病历的时候,医保科电话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催促。

    急诊医生办公室内,一个个大夫都在忙里忙外。

    石娜叹了口气:“我的妈呀,我上个月出院患者91个,我现在还有40份病历没有整,今晚还得值班……哎……一会儿下班我得去买点咖啡配红牛。”

    一旁的张姝刚好听见,打趣道:“娜娜,你这么干,咖啡红牛都没有用,我觉得至少得去甲肾才顶用!”

    众人笑了笑。

    石娜是急诊科病人最多的大夫,没有之一!

    王谦也在整病历,听见石娜这么说,忍不住说道:“石老师做女人可不能这么累啊,这么累容易老,你得注意保养和休息。”

    这话一出,秦悦直接瞪了过来:“就你话多,你要是整完了过来帮忙。”

    说完之后,秦悦笑嘻嘻对着石娜说道:“老师,别担心了,这不有我呢嘛!明天周六日,我休息,今天晚上陪你加个班!”

    其实,王谦的话一点不假,句句在理,而且急诊本来病人就危重,你还那么多病人这能不辛苦吗?

    可是“理”这个东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石娜自然也有石娜的理由!

    谁不知道病人少点轻松,去个内分泌或者特需病房做个养老大夫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家家有本难练的经啊!

    别人不知道,秦悦作为石娜的下级医师外加半个学生,自然知道的比较多,石娜现在一个人养着七口人,她哪儿敢休息?

    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只有一百斤的小石头石娜大夫身上的担子可不轻。

    石娜和老公研究生同学,毕业以后一起参加工作,对方也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在东大一院骨科,原本这是别人羡慕的一对。

    可是就在石娜生完孩子第二年,对方因为工作不顺利决定考博。

    考博是好事儿,大家都支持,石娜也支持老公。

    可是……

    博士三年,今年毕业之后,又决定去国外博士后流动站读博士后,这又得两年。

    事情不在别人身上,说出来也是轻巧,所以那些同学都说石娜老公优秀,未来石娜要享福的!

    可是那些苦只有石娜一个人知道。

    可是整个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到了石娜身上,房贷、孩子、父母、老公学费……

    这一年得多少钱?

    其实也没啥,大不了三年不买新衣服,大不了加班加到十一二点,大不了累的趴下好好睡一觉,大不了累了看看孩子的笑。

    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甭管你今天多累,回家还得照顾孩子,晚上还得给孩子检查作业,早早起来做饭,然后挤公交车。

    第二天工作还得继续。

    石娜想到王谦的话,也是内心一沉,做女人,她能不懂这些?

    头发大把大把的掉,万一真的有一天自己老了,丑了,憔悴了……那时候功成名就的丈夫会不会不要自己?

    可是未来还很远,明天还得生活,没钱去哪儿生活。

    所以石娜哪儿敢休息!

    这些秦悦知道,所以才不让王谦乱说。

    她生怕王谦的话让老师不开心。

    而安彦军则是转移话题:“小王,你学学人家陈沧,你看人家老陈,多悠闲,从来没有担心过病历,每个月月末当月病历就交到病案室,哪儿像我们一样,每个月都得拖,有小陈在,老陈省了多少心!”

    陈炳生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的确,有陈沧在,他省心不少。

    可是,现在他比谁都操心。

    心里忐忑不安的,真心希望陈沧可以通过比赛,成为一名正式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