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163章 线索

第163章 线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能与米·戈进行交谈,对于祝觉而言无疑是一个遗憾。

    眼下祝觉迫切的想要知道联系上古老者或是伟大种族的方法,因为他也不知道手里的冥王星之药在离开遗迹炼丹炉的情况下能够保存多久,而米·戈做为与这两个种族相近的精神污染源怪物,无疑是最有可能的知情者。

    然而从自己的意识回到身体时米·戈的回应中祝觉意识到想要跟它们直接交流恐怕是不可行的,后者与人类合作必然带着某种特殊目的,甚至于不能给祝觉开口的机会便将他的意识驱逐。

    同样的,做为米·戈的合作者,丹尼斯以及格洛克所在的神秘组织肯定不会在当下为了祝觉这个不明来历的“智慧种族”抛弃已经合作相当长的时间并且提供超前技术的米·戈一族。

    这就意味着祝觉如果想要沿着这条线查下去,找到米·戈一族,他就必须得靠着自己的能力。

    一念即此,祝觉的脑海中又开始盘桓米·戈当时的言语。

    伊塔库亚,这个称呼对奥莉薇等怪诞工作室的人来说或许已经是记忆中的某个被遗忘点,但对于亲身经历过的祝觉却是记忆犹新。

    当初在山谷中的灵魂剥离,祝觉以为自己已然摆脱了这些精神污染源怪物对自己的影响,造就了一个仅属于自己的强大灵魂,然而从米·戈仍旧一眼看出自己的灵魂中带有伊塔库亚的印记这一点,很显然情况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乐观。

    事实上更令祝觉在意的是后半句话。

    我们所崇敬的黄衣之王,奴仆的奴仆如果说带有伊塔库亚印记的自己被米·戈认为是前者的奴仆,那么这所谓的奴仆的奴仆,是否意味着黄衣之王的地位与实力仍在伊塔库亚之上?

    不知怎得,这一刻在祝觉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五年前邺城那场恐怖的暴风雪片段。

    嘶~

    右手握拳轻敲着额头,刺痛感让祝觉不得不暂时停止这方面的思考。

    “喂,你让我们告诉你义盟的发现,怎么自己开始发呆,要不你先休息,我们等会儿再来找你?”

    付英雄无奈的拍打着躺椅扶手,几分钟前他就发现祝觉陷入了沉思,根本没有把他们的话听进去,因此拦下了正说话的素子,倒没伸手去打搅祝觉,而是在旁边等了会儿,发现他似乎有回神的迹象才接着开口。

    “刚才想到了些别的事情我要知道去哪能够找到那个组织,彻底的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抿了口月光酒,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事情上,关于谁是谁的奴仆这个问题短时间内肯定理不出个所以然,就算理清楚了,除了精神方面的压力外祝觉也收获不了别的东西。

    “你要参与调查?”

    听到祝觉的话语,付英雄有些惊诧的问道。

    在他的印象中祝觉是不可能参与这种麻烦事情的,不着痕迹的跟素子相视一眼,表情当即变的有些凝重。

    倒不是付英雄不想让祝觉参与,正相反,他十分信任祝觉的能力,但是相对应的,他也清楚的知道能让祝觉感兴趣并决定亲自参与调查,这个事件的水恐怕深的很。

    “嗯米·戈,我对它们很好奇,以前跟其他智慧种族碰面的时候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把人当人,动辄就要进行屠杀或是切片研究,从未见过愿意与人类合作,而且看上去关系十分紧密的存在。”

    回想起第一次碰见伟大种族还有古老者时的情况,前者一出现就用特殊能力干掉了几十人的沙盗团,后者二话不说就把帮它们解除冰封的人类挨个切了片。

    当然,人类把它们挖出来本意也时把它们切片就是了。

    互相切切,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这些数亿或是数十亿年前的怪物眼中,人类的意义几乎等同于蝼蚁在人类眼中的意义,无非是一个庞大而紧密的社会结构中的个体。

    “虽然不知道你究竟还跟哪些精神污染源怪物中的智慧种族碰过面,但你既然愿意参与,我们也省了找人执行这个任务的麻烦,义盟近期能够执行这种程度任务的人手也确实不怎么够用,素子,跟他说说情况吧。”

    付英雄说完就从旁边拿了个橘子要递给祝觉,后者接过来把皮剥了又推回去,两人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现有的讯息,全都指向一处地点,千帆城!”

    素子没看懂这两人在干什么,干脆开始自己的汇报,径直说道,

    “杀人游戏的赌局在千帆城被当作是娱乐项目,单从这方面分析,一开始我认为只能说明千帆城可能存在他们的一些人手,或者说干脆是一个外包的,充作明面诱饵的地方,这个组织真正的所在地应该在其他城市,但是在杀人游戏当中我发现了一些端倪,对方可能做出了跟我们义盟在曙光城一样的选择。”

    “什么意思?”

    祝觉不是义盟的人,将目光投向付英雄,发现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于是开口问道。

    “灯下黑,我记得素子第一次带你来我们据点的时候应该跟你说起过这件事情。”

    像是这种神秘组织在选择立足点时肯定要遵循“狡兔三窟”的说法,而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个“窟”是真是假,应该放到哪儿又或者说是充当诱饵还是遮掩在真窟上的掩盖。

    义盟的选择是在曙光城设立多个据点,有真有假,就算被发现其中之一,其他据点内的人员也可以迅速撤离,不至于伤到根本。

    很显然,对方也选择了这种方式。

    只不过他们把假的“窟”放在了更显眼的位置,并且还在外面盖上了一层名为“资本”的保护网,以致于祝觉哪怕知道这个“娱乐场”跟对方有关也不能去查探,因为进去的每一个人都会被监控,所以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本来就是让人调查的地方调查出一些关于那个神秘组织的有价值的信息。

    “还记得杀人游戏中的拳击馆么,奥尔托拳击馆。”

    素子又接着说道。

    “当然。”

    唯一去过的红色资源点,还在那儿以一条手臂为代价干掉了基因兽,祝觉自然没那么快忘记。

    “对方自认为掌控着所有志愿者的电子脑及他们的生死,所以并没有对一些细枝末节的讯息进行遮掩,我在你进行游戏的时候通过网络入侵骇入切斯特市警局的数据库,查到奥尔托拳馆的持有者信息,连带着家庭住址和通讯号码,紧接着再依据这些讯息查到他的网络交易记录,大约在一周前,他接受了一笔来自于千帆城的不明账户的转账!”

    就像素子之前说的,她或许无法跟各大超级城市的智脑对抗,但这种小城市的警局根本无法防备她的入侵,更别说一个普通人的交易记录,别说是她,随便换一个黑客都可以轻松查到。

    “这不能说明什么吧,如果只是转账,完全可以说是用千帆城娱乐场内的账号。”

    “关键不在交易记录,而是在交易结束后的几天时间内,红色资源获取点内可不是只有一个储物箱。”

    仿佛是猜到祝觉会这么说,素子接过话头回道。

    基因兽!

    这才是关键!

    红色资源点内的基因兽又不是什么花花草草,洒水施肥能自己长出来,神秘组织为了将它放进资源获取点,保证它不会在游戏开始前出现意外或是在运输过程中被切斯特市警方注意到,势必要派遣组织成员参与整个过程。

    知道了终点,素子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无非是调取交易达成的后续几天内奥尔托拳击馆周围街道的全部监控,然后等着目标进入拳击馆就是了。

    “两天前的中午,奥尔托拳击馆歇业,馆长外出,当天深夜,一辆中型卡车驶入拳馆周围,没有任何外部标识,车牌也是伪造的,同样型号的卡车在第二天的午夜再次出现,直到凌晨,它在切斯特市内各个街区停留,根据监控内的信息,它在杀人游戏当晚每一次停留都会下放一个‘志愿者’,其中就包括你!”

    在祝觉见识培养舱内接连不断的伤害事故的同时,素子已然查遍了所有的讯息并且在祝觉回来休息的时间段内将其整合,汇总成现在的讯息,又接下去说道,

    “通过他们仅有的几次下车,我锁定了开车的司机和副驾驶上两人的面貌,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在后续的游戏中再度出现,特别任务中的目标怪物就是他们释放的,只可惜,他们似乎只知道释放怪物,却不知道它的危险性,司机想要开车逃离,在半路就被截下”

    被自己释放的怪物杀死,可以说是罪有应得,但他们死了,是否意味着线索的再度断裂?

    “我想你应该查到他们的身份了,对吗?”

    “没有,他们的身份并不属于切斯特市,而我也做不到搜索全世界的人口信息。”

    “失败了?”

    “没确认身份,但我找到了其中一人曾经参与过的一次集会活动的报道!”

    素子抬起手腕,视频投影在光波流转间出现。

    “老实说你这本事可有点夸张了啊。”

    看着视频中几年前的报道,祝觉揉了揉眉心。

    对于素子的信息收集能力,他算是彻底服气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