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大国工业时代 > 第六十一章 比钱更重要的东西(1更)

第六十一章 比钱更重要的东西(1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六十一章比钱更重要的东西(1更)

    饭局很简单,按照一般待客标准,三菜一汤。

    不过这三菜一汤的分量无疑有些吓人,分别用四个脸盆装着,满搜搜的很是实在。

    三菜分别是广汉名菜连山回锅肉、白蒜烧肚条以及一个麻辣的大刀耳片,汤则是乌鸡蹄花汤,虽然盛放的工具豪放不过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三尺。

    看着桌上的菜,黄贺眼睛都直了。

    去广州的这一个多月他苦啊!

    先是身上资金有限还要想着找黄山,沈秋云为了节省天天不是炝炒小白菜就是红烧土豆,等后来到了广交会办公室那边吃伙食团,结果又特么的是南北味。作为一个蜀中人,黄贺可谓是无辣不欢,一个月下来嘴里早就淡出个鸟味了,现在看到如此地道的蜀中菜忍得住才怪。

    事实上不仅是黄贺,其他人也早已经按奈不住手里的筷子,这年头大家伙工资都不多大部分都满足了家里的老小,像棉纺厂里的这些干部又没啥外水,一个个的三根骨头两根筋。现在借着与毛毯厂合作的名义难得凑在一起打个牙祭,不吃够本实在是对不起这次机会。

    于是在一杯开场酒之后一个个的拿起筷子就猛干,就连秦红军也老当益壮毫不输给他那些下属。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饱喝足之后黄贺依旧对满盆的佳肴有些念念不舍。

    就这厨师的水平要是放在后世那也绝对是顶级五星大厨的档次,放在棉纺厂亏了。

    想了想,黄贺就对秦红军笑道:“秦厂长,你们这位厨师手艺不错啊!”

    “那是当然!”说到厨师,秦红军就是满满的自豪,慢条斯理的给自己盛了一碗汤说道:“不是我吹牛,就我们小厨房的老李可不是一般人。”

    说着,他指了指北方,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吊口味吊的黄贺都差点儿骂娘了,才继续道:“御膳房知道不?就是以前给皇帝老子做菜的地方,随随便便出来个厨子那都是从九品,换成现在起码也是县长级别。我们厂老李的先祖当年那就是御膳房里的正八品大厨,一手川菜烧的是出神入化,就连乾隆皇帝都赞口不绝。你想想,作为御厨的后人,手里能没几分本事吗?”

    “小兄弟,你这次过来不凑巧啊,要是五月份过来那才算是有口福呢!”

    “是啊,五月份的初草牛,再配上李师傅的手艺,青椒小牛肉、红烧牛腩那味道,啧啧啧”

    顿时,饭桌上你一言我一语就讨论起李大厨烧菜的手艺来了。

    看得出来,在场的众人那是尝过这些美食的,现在道来哪怕是黄贺这个在后世里吃过了天南海北的吃货也不禁有些期待。

    “我说秦厂长,这么一位高人被你们放在食堂里,你就不觉得屈才?”尽管肚子吃的发胀,黄贺还是挑了一坨猪蹄放进碗里,对秦红军问道:“要不我出资金,你们出人出地,咱们就在那边建一个饭店让李师傅掌勺怎么样?

    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我敢肯定日后餐饮这块绝对有发展,趁着现在做的人少,咱们完全可以先做起来嘛!”

    92年大型酒店其实已经在国内陆续的出现,不过这些酒店一般都是建立在沿海以及诸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毕竟这些地方人流量大、商务活动频繁,从而需求也高。

    相反的这个时候的成都只能算得上是二线城市,再加上又深入内陆,所以即便是有几家上档次的饭店也大多不过三星级左右,只有成都饭店才堪堪达到四星。至于五星级,那也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黄贺有做饭店的想法自然也不是突发奇想,而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由棉纺厂出人、出场地,他出资金,实际上就相当于黄贺个人与棉纺厂以棉纺厂的名义重新成立一家分公司。而公司成立之后,这可是要占股份的。

    别的不说,就棉纺厂这块地,二环以内,哪怕酒店年年亏损个百来万,到了二十年之后光是卖地他都能卖成亿万富翁。

    当然,卖地不是目的。

    就目前的趋势而言,餐营业在国内还只是刚刚开始,黄贺相信只要在初期进入市场,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那么在餐饮这块大蛋糕上分一杯羹也不是不可能的。

    “哦?你打算出多少啊?”秦红军笑了笑,饭桌上的话权当是吹牛了。

    一般的小饭馆无论是他还是黄贺都看不上眼,可做大吧没几百万丢进去水花都别想冒一个。

    哪怕是人员、场地都不算钱,可投资也不会少。

    以秦红军对黄贺在经济学方面的了解,他觉得黄贺如果要投资肯定是会选择在工业方面投资。而且他也挺轻工厅那边的朋友说过,黄贺前段时间在广州的时候还专门请刘向阳帮他找了一个外事翻译,专门咨询了有关俄罗斯方面的东西。

    如此一来便足以说明黄贺的重心不出意外应该放在了边贸上。

    边贸赚不赚钱?

    赚海里去了!

    一车卫生巾拉过去都能卖出天价,还别说其他的轻工业产品。

    “先看看再说吧,我这会儿还没考虑好!”黄贺考虑了一下说道。

    投资餐饮不得不说是一条门路,可是即便是赚钱也并不是黄贺的目的。如果要赚钱他从脑子里能够找到数十上百个后世经过验证的点子赚钱,可他都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其实已经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了毛毯厂的一员,他不仅要赚钱,还要带领着全厂的人一起赚钱。

    他甚至现在都还能记得当初为了给毛毯厂翻箱,那位小脸冻得通红急急忙忙跑回家帮自己母亲刺绣的娃子,也记得那个六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还拿着针线每天赶工十几床毛毯厂的老人

    也正是从那一刻起,黄贺觉得自己除了赚钱之外还应该做点什么。

    和棉纺厂合资做餐饮,基本上是稳赚。

    明面上也许他做到了利益最大化,除了方案之外几乎不用管理,连服务员都是棉纺厂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棉纺厂不仅有了第三产业,最关键的是解决了厂里闲置家属的工作问题。

    这才是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