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三百章 庄严庭审(五更,求一切票!)

第三百章 庄严庭审(五更,求一切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姚慕青之孙姚宏图屏蔽的关键字案的告破,顺利的简直让人惊讶。

    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后,绑匪中一个叫“倪三宝”的人,便因为害怕而投案自首了。

    这个“倪三宝”是到屏蔽的关键字路上的老闸捕房投案自首的。

    现在的公共租界,绝大部分捕房的探长都已经是中国人了,只有这个老闸捕房的探长,是英国人乔治。

    他是工部局警务处长丹尼尔的亲信,而且很快就要卸任,跟随丹尼尔一起回国了。

    能够在回国前破获这么一起大案,那对于乔治来说绝对是一件幸运的事。

    在乔治的描述中,倪三宝投案自首之后,很快交代出了同伙以及藏身的地点,乔治探长带着人,赶到了康脑脱路的352号一处房子里进行围捕。

    没有抓到绑匪,但却找到了被屏蔽的关键字人质姚宏图。

    根据乔治探长分析,绑匪在发现倪三宝失踪后,怀疑他可能会去告密,因此害怕,扔下人质跑了。

    姚宏图安然无恙。

    康脑脱352号?

    姚慕青在听到这个地址的时候,一怔,那是自己以前住的老房子啊?

    后来搬了新宅,老宅子想卖一时间又脱不了手,因此便闲置在了那里。

    怪不得!

    杜月笙和自己派人到处去找,但就是找不到绑匪。

    他们怎么能够想到,绑匪居然躲到了姚慕青的老宅子里、

    这是真正的灯下黑啊。

    太狡猾了。

    问题是,绑匪怎么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幢老房子的?

    姚慕青再想问其它的,都被乔治探长拒绝了。

    “警务处长丹尼尔先生,很重视这件案子。”乔治是这么告诉姚慕青的:“能够在他离开中国前,再破获一起大案,稳定租界秩序,这会让处长先生被上海人民所铭记。

    你也知道,姚先生,处长先生很快就要离开上海,所以在临行前,他希望看到判决结果,目前证据充分,所以后天就会开庭审理这起屏蔽的关键字案。”

    这么快?

    要知道过去,一起案子即便破获,到法庭开庭审理可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现在当天抓人,第三天就要开庭,这可不多见啊。

    不过想想也是,能够在退休前再亲眼看到自己负责的案子以完美结局收场,是大多数人愿意得到的结果。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次都是有惊无险,宝贝孙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

    姚宏图屏蔽的关键字案发生的非常突然,结束的更加突然,这还是在公共租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尤其是那个神秘的倪三宝,由于捕房担心他遭到同伙的报复,所以严密保护,任何人在开庭前都不得见他。

    这也更加引起了外界的好奇和关注。

    大约是为了该扇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上海滩很有一些名气的律师“汤臭肉”汤元理,主动申请成为倪三宝的辩护律师,这也得到了法庭方面的认可。

    这可好玩了。

    汤元理的名气实在是太臭了,以至于后来愿意找他打官司的人少了。

    不过自从那次,他参加了吴春明和郑新娣的婚礼后,大家对他的形象改观了不少,又开始有人找他帮着自己打官司了。

    这也让汤元理尝到了甜头。

    如果能够帮倪三宝辩护成功,他汤大律师的名声势力再度得到提升,未来的案子可将会是源源不断的啊。

    负责起诉倪三宝的,是检察官齐方正先生。

    他出身于法律世家,还在英国专门学习过法律,今年四十的他,人前人后,总是以维护法律之公正为己任。

    “作为一个检察官,要清正、廉明,以为大众谋福利为毕生之追求。”

    在他那豪华的大别墅里,面对即将开庭的姚宏图屏蔽的关键字案,齐方正是这么对自己相熟记者说的:

    “任何屏蔽的关键字都是不值得同情的,他们就是人类的渣滓,应该从这个地球上被彻底的铲除!连根头发都不留下来!”

    好吧,汤元理做好准备了,齐方正也做好准备了。

    无数人都准备着看到这一次的庭审了。

    庭审那天,法庭里一早就坐满了人。

    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庭,是法官罗特维尔阁下。

    他素来以严明公正而著称。

    尤其是在审理中国人案件的时候,从来是从严从重。

    比如说一起案子,外国犯人,量刑可以一年,也可以三年,那么大多数情况下罗特维尔阁下会判一年。

    而相同的案子如果换成是中国犯人,那么以法律之神的名义,严明公正的罗特维尔法官阁下,一定会按最重的三年来判决的。

    所以,由睿智、英明、公正的罗特维尔法官阁下,来审理这起案件,姚家人还是比较放心的。

    庭审时,姚家人只有来了姚启义。

    姚慕青在家里陪着他心灵上受到创伤的孙子姚宏图。

    不少的记者也来了,他们同样对这起奇怪的屏蔽的关键字案充满了好奇。

    “罗特维尔法官阁下到!”

    伴随着这个声音,庭审现场全体起立。

    大家终于看到了那个犯人倪三宝。

    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对襟短衫,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灰一块黑一块,要多脏有多脏。

    一嘴的络腮胡子,从上下嘴角一直到耳根部位,乱蓬蓬的头发,尤其让人瞩目的,他居然还是个独眼龙。

    用个眼罩,罩好了右眼。还有一贴膏药,贴在了他的左脸上。

    这样的人,先生小姐们平时看到了,都要绕道走的。

    按照例行公事走了一遍过场,庭审也就正式开场了。

    就轮到检方和辨方律师对嫌疑人以及证人进行审问了。

    最先出场的是乔治探长。

    他仔细描述了那天倪三宝的投案经历。

    “我正在吃一个苹果,我必须补充我体内的营养,每天上午下午各吃一个苹果……”乔治探长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吃的苹果里,居然发现了一条虫,这太不卫生了,所以我很生气……”

    尽管对乔治探长的养生学很赞同,可罗特维尔法官还是不得不提醒乔治探长,言辞尽量简单一些,不要说和本案无关的话题。

    “是的,尊敬的法官阁下。”乔治探长清了清嗓子:“忽然,我的手下来报告,有人投案自首。我想,这种的小事怎么是我这个探长要去管的呢……”

    乔治探长絮絮叨叨的说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倪三宝的投案自首经过。

    辨方律师汤元理打了一个哈欠。

    检察官齐方正打了一个哈欠。

    旁听席的人都打了一个哈欠。

    甚至,连威严的罗特维尔法官阁下也都打了一个哈欠。

    “谢谢你的证词,乔治探长。”

    一听到乔治探长终于说完了,罗特维尔法官阁下赶紧说道:“你可以下去了。”

    当看到乔治探长离开,每个人的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好了,现在该询问嫌弃人倪三宝了。

    “姓名。”齐方正威严的问道。

    “你们不是知道了吗?”一开口,倪三宝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这里是法庭,你必须要清晰的告诉法官阁下和所有的人,你叫什么名字。”齐方正非常鄙视这种毫无知识的人。

    “我叫倪三宝。”

    “籍贯?”

    “机关?我不会机关啊,可是我们以前住的村子村东头有人会。”

    旁听席上一片笑声。

    无知啊。

    齐方正无可奈何:“我是问你你哪的人。”

    “哦,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是啊,我从小就被扔了,3岁的时候在湖北,后来又被人带到了东北,再后来换了个人把我带到了苏北……”

    “闭嘴!”刚刚走了一个话痨,怎么又来一个?齐方正赶紧打断了他的话:“法官阁下,诸位,看吧,像这种悍匪,从小就屏蔽的关键字各地,无法无天。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法律,也不在乎什么是法律。”

    他掏出手绢擦了擦汗,继续说道:

    “他们无视法律的威严,丧尽天良,哪怕给他们一块大洋,他们也敢去屏蔽的关键字屏蔽的关键字。我想不通,在文明的社会,在文明的上海,怎么容许这种渣滓的存在?对于能够在这里,和文明人对话,他们这些败类,都应该觉得是种庆幸。”

    倪三宝忽然木讷地说道:“大……大人,您……您昨天是在小老婆家过夜的吧?”

    法庭一下变得安静起来。

    齐方正气急败坏:“造谣,我请求法庭再增加他一条造谣的罪名!我,严于律己,一向以遵守法律为做人基本准则,我深爱我的妻子,除了我的妻子之外,我再没有第二个女人了。”

    “不用急,齐先生,我倒很想知道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罗德维尔法官饶有兴趣的问道。

    “很简单,我们见的人多,所以有些经验。”倪三宝的声音听起来很胆小很自卑:“你们看,这位大人的两只袜子,颜色虽然一样,可不是一对啊。是老婆的话,丈夫出门,还是到法庭上来,那么威严的地方,一定不会弄错的。只有……只有小老婆才会漫不经心,啊,大上海,不叫小老婆,叫姘头。”

    旁听席上的笑声忽然传来。

    齐方正面红耳赤。

    “还有。”倪三宝继续在那说道:“大人刚才掏出来的手绢,是块女人用的手绢啊,哪个正房老婆会这么做?大约是他姘头昨天晚上调情时候塞到他口袋里去的吧?”

    笑疯了。

    旁听席上的笑声一阵高过一阵。

    有趣。

    这个倪三宝太有趣了。

    别说,还真是那么回事。

    今天来参加庭审的人都觉得自己来对了。

    https://74003/35639571htl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