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调动关系

第二百九十七章 调动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杜月笙看着面前的人,一怔。

    那个男的,穿着雪纺的黑色短袖,留着漂亮的小胡子,戴着一副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眼镜,擦着发蜡的头发一律朝后梳理。

    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也灵得很。

    “你是?”

    杜月笙觉得他很面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他。

    “杜老板,我一个人吃饭要吃十八桌啊。”

    小胡子微笑着说道。

    一个人吃饭要吃十八桌?

    杜月笙怔怔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哎呀,是你……请跟我到书房里说话。”

    把小胡子和他的女伴带到书房里,杜月笙立刻笑着说道:“孟老板,你不光精明能干,这化妆技术也是顶呱呱的。”

    孟绍原笑了笑:“没办法,中日开战,不化妆一下,怎么进公共租界。”

    杜月笙神色顿时黯然:“孟老板,那些日本赤佬,居然敢打大上海,我们中国那么大,难道还真的能输给他们了?孟老板请放心,这里是公共租界,谁要是和你为难,那就是和我杜月笙过不去。”

    杜月笙这个人虽然是个大流氓头子,但是爱国心还是有的。

    “杜先生,多谢了。”孟绍原拱了拱手:“我这次来上海,是有一个任务的。”

    “孟老板请说,但凡用得到月笙的地方,尽管开口。倭寇犯我中华,凡我国民皆因誓死抗战,月笙也是个中国人,总要为国家尽一份力的。”

    “好。”孟绍原也不客气了:“杜先生人的姚慕青吗?”

    姚慕青?

    杜月笙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这个人是个铁杆汉奸,不过有季云卿在身后撑着他。孟老板如果是来锄奸的话,月笙愿助一臂之力。”

    “如果我不是要干掉他,而是要绑架他呢?”

    “绑架?”杜月笙皱了皱眉头:“要说想除掉他,等到经过某地之时,乱枪扫射也就是了。可要绑架恐怕不太容易。他身边总是带着大量保镖,而且这个人别看他现在有了年纪,年轻时候也练过,听说到了现在,大冷天还是用冷水洗澡,每天早晨都坚持在自家院子里跑上十几圈,身子强壮的很。还有,不管到哪里,他身上总是带着一把枪,枪法很准,弹无虚发。”

    凡是身为汉奸,整天担心有人对自己不利的人,总会像姚慕青这么做的。

    说到这里,杜月笙心里有了计较:“我想,他还是要卖我杜某人几分面子的。不如我设一局,邀他吃饭,就在吃饭时候动手就是了。”

    “不可。”孟绍原微微摇了摇头:“杜先生的好意心领了,这么做,一来等于把你直接暴露给了日本人和季云卿,他们肯定会对你不利,今时上海已非往日之上海。另外,你也说过,姚慕青脾气暴躁,警惕性强,还随着带着武器,一旦抓捕不成,打草惊蛇,以后恐怕再把他引出来就难了。”

    在那想了一会:“杜先生,有没有什么其他有关姚慕青的情报?”

    杜月笙把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说了一下。

    不过孟绍原听了,似乎都没什么用处。

    “还有一件事,也不知道真假。”杜月笙接着说道:“姚慕青这个人,道德败坏,他的儿子姚启义在面粉厂担任总经理之前,和一个叫马丽茵的人成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后来他担任了面粉厂的总经理,常年在厂里,没过多久,马丽茵居然怀孕了。所以外面有些风言风语,说这孩子其实是姚慕青的。”

    孟绍原听到这里哭笑不得。

    如果传言是真的,那姚启义的儿子姚宏图,其实是他的弟弟啊?

    “传言究竟是传言,谁也没有证据。”杜月笙语气里带着讥讽:“可是后来,这传言到了姚启义的耳朵里,他大约也是相信了,一赌气,把儿子带到了面粉厂,不让姚慕青看,面粉厂的工人,还经常看到,姚启义要是喝了酒,经常会打骂孩子。”

    “姚慕青不管?”

    “想管,管不了。姚启义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小老婆生的,生下他,那个小老婆就难产死了。姚慕青这个人虽然无耻,但对自己女人很好,觉得亏欠了小老婆的,所以从小就对姚启义一直十分溺爱,再加上他要面子,生怕和儿子大打出手,会变成上海滩的笑话,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直没有开口的祝燕妮忽然说道:“如果能够绑架了他的孙子呢?”

    “你想绑架了姚宏图,让姚慕青自投罗网?”杜月笙摇了摇头:“他不会的。这个人到了关键时刻,绝对会出卖别人,死保自己的。”

    儿子还是孙子?死要面子?绑架?

    零碎的线索,在孟绍原的脑海里东一块西一块的,然后,他一边听着杜月笙说话,一边在脑海里逐渐把这些碎片拼凑到了一起。

    好吧,有办法了。

    “杜先生,多谢了。”孟绍原拱了拱手:“我想请杜先生再帮个忙。”

    “孟先生只管说。”

    “她。”孟绍原一指祝燕妮:“杜先生,能不能把她弄到姚家去做工?丫鬟,洗衣服的,反正做什么都行。”

    啊?

    祝燕妮都呆了。

    孟少爷又想要做什么啊?

    杜月笙也是不明所以:“这个是闲话一句的事情,姚家的管家和我交好,说起来也算是我的门生,想要去随时随地。”

    “那就拜托了。”孟绍原起身:“请杜先生尽快办理,我等杜先生的好消息。”

    ……

    出了杜公馆,祝燕妮瞪着眼睛:“孟绍原,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孟绍原神秘兮兮的笑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翠红……不好听,怎么像个青楼里姑娘的名字……哎呀,别踢我,我再想个……春妮,嗯,这名字好,就叫春妮……这些漂亮的衣服你肯定不能穿了,把自己打扮的越土越好……”

    祝燕妮一头雾水:“那我的任务呢?”

    “没任务。”孟绍原居然是这么回答的:“你到了姚家之后,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多说话,有人和你搭讪,你就装出听不懂的样子。顶多几天后,自然会有人来找你的……然后……”

    他低低说了一会。

    祝燕妮全部记了下来,可还是没有弄明白孟绍原的真实目的。

    ……

    “孟……孟先生,哎呀,孟先生,你来啊,快请坐,快请坐。”

    一看到孟绍原忽然出现,本来正在忙着打扫家里的郑新娣一怔,接着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老吴呢?”孟绍原一问,就知道是明知故问。

    中日上海开战,身为军统特工的吴春明,肯定正在那里行动。

    “都几天不着家了。”

    果然,郑新娣是这么回答的:“不过,我们家儿子昨天在普陀路那里看到他了,他让孩子带口信,说今天一准回来一趟。孟先生,您在这里等会,没准他就到了。”

    “好。”孟绍原忽然想起了什么:“嫂子,麻烦你找两件你穿的衣服给我,千万不要新的,越旧越好。”

    “哎,好,孟先生,您等着。”

    郑新娣没有问要这么旧衣服派什么用。

    自己男人是做什么的,孟先生是做什么的,她都知道。

    男人做的事,尤其他们是做大事的,不能问。

    孟绍原在那等了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终于看到吴春明兴冲冲的进了家门,一眼看到孟绍原,先是一怔,接着大喜过望:“孟主任?您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我也是来碰碰运气,看看你在不在的,看起来我运气不错。”孟绍原笑着说道:“怎么样,前面任务紧不紧?”

    “还行,上面照顾我,让我主要在租界活动,监视日特机关。”吴春明端起桌子上的大茶缸,“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租界外面打的非常。姚慕青你认识吗?”

    “认识,那个汉奸,怎么了?”

    “尽全力,帮我查查他在上海还有没有其它房子,最好是闲置在那里不住的。”

    “哎,好,我明天就去办。”

    “别明天,立刻去办,非常紧急。”

    “好。”吴春明也不迟疑,进屋子去换了衣服,交代了郑新娣几句:“那我现在就去办,孟主任,你在这里吃饭。我屋子里有瓶酒。”

    “哪有时间吃饭。”孟绍原站了起来:“吴家嫂子,对不住了,你男人一回来,我就把他抢走了。”

    “孟先生,您是我们的大恩人,不管您让我们办什么我们都没说的。”

    孟绍原又抱歉了几声,和吴春明一起走到了外面:“老吴,你媳妇人不错,好好待她,这次任务完成,我让人给你送笔钱来,全部交给你媳妇。咱们这些做特务的,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总不能亏待了老皮孩子。”

    “哎,谢谢孟主任,谢谢孟主任。”

    吴春明也没有特别的感谢,反正,自己的这条命都是孟主任的。

    哪怕他现在就要自己死了,自己也绝对没有闲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