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英]青春期英雄预备役不会遇到恋爱抉择路口 > 无彩限的怪灵世界

无彩限的怪灵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这份感情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能得到你的注意,我也心甘情愿。

    15岁的土御门冬草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女生。

    而22岁的土御门冬草,宁愿自己死在与对方相遇之前。

    ——如果一开始就不曾相遇。

    那么这份感情,是否就不会让人如此痛苦。

    土御门冬草喜欢南森椿。

    天台上的墙壁,歪歪扭扭地刻着某些人不敢说的东西——八卦、谣言、简笔画……

    南森椿抓着天台上加护的铁网,一块一块地看过去,靠在土御门身边,小声地给她念墙上的八卦。

    土御门冬草装作感兴趣的样子听她讲话,实际上心早就飞到别人身上去了——那个别人正是丝毫没有被暗恋自觉的南森椿本人。

    少女的眼睛亮亮的,墨蓝色的制服裙卷到膝盖上面,与丝袜的空隙间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

    然后南森椿的声调突然降下去几个分贝,分外心虚起来。土御门掩饰了一下自己游荡的目光,看向对方指着的地方。

    两个人名。

    南森椿和班上另一个男生的名字,名字上头是歪歪扭扭又分外刺眼的情人伞。

    她装作漫不经心地夹起对方便当里的炸鸡柳,笑着打趣少女的反应,心里却是敷了一层冰,一寸一寸地冷了下去。

    刺痛。

    土御门冬草咬下那块炸得酥脆的鸡柳,味觉却迟迟地没有反馈。

    这是她第一次感到从脚尖生起的痛。

    后来,土御门冬草想,女生的身份真的很方便。

    可以把爱情装作友情,可以正大光明地牵手不会被人议论,可以理直气壮地两个人睡在一起,打打闹闹后相拥而眠。

    无限接近爱情,但不是爱情。

    她磕了磕眼,高中毕业后把自己的事情向族内坦白,结果就是一群腐朽的老头火急火燎地把她送去做时之政府的审神者,好让她和过去、和不伦的感情断个干净。

    她知道,毕业那天南森椿支支吾吾要两个人分开,是要找单独的时间和那个男生相处——拿走对方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

    她还知道,自己该放手了。土御门冬草一向做得很好,大家闺秀的风范,礼仪和感情拿捏得很好,分得很开。

    ——不然高中三年,对方怎么可能依旧把她当「最好的朋友」来看。

    所以为什么,在22岁那年,收到对方的订婚请柬,还会依旧心痛呢。

    从指尖的甲油到眼尾的眼影,都是幸福的味道。

    从嘴上的颜色,到另一方的脸的颜色,都是正大光明的爱情的味道。

    从黑白漫画跳到彩色漫画,然后无论是哪份都被火烧得一干二净。

    她闭了眼,睁开眼又是刺痛。

    灵魂抽离身体的痛——天台之后的,第二次。

    当灵魂回到身体时,理智已经跌入油锅,她因那份□□和扭曲的心理万劫不复。

    土御门知道,南森椿不可能出现在本丸里。

    这个声音也只是和椿有六分相似。

    但那个下意识的回应,是土御门冬草身体内爱情的本能,又何尝不是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绮想。

    说到底,冬日的枯草喜欢上春日的温暖,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意识留存,而身体失去掌控。

    烟雾之后露出声音的真正来源,那个少年扭动面具旁的机关,恢复原本音色。

    冬草想。

    ——也许,一开始就不该相遇。

    无论,是和哪一个人。

    “你知道土御门喜欢的是同性?”

    利索地把消耗过度昏迷的土御门冬草装进一早就准备好的尸袋——留了个头,可以呼吸——心操人使摸了摸对方的鼻息,收回手,问水无月永子。

    “资料上没写透,只说是她失恋了。我稍微换了个思路,能让土御门家族盛怒,把前途光明的千金小姐赶到时之政府来做审神者,应该不止是交往对象的门槛不符。”

    她摆着手指,淡淡地用一贯的腔调分析。

    “这个本丸的瘴气很重,而且相当扭曲……我怀疑她把这里当成了一个阵。你也可以理解成一个幻境,在这个幻境中,总有能折射建造者内心的小细节——例如,走廊两边的小摆件,你注意到了吗?”

    “百合花、手工风铃、两个人的合照一类的,都是女孩子会送的那种礼物。所以我就赌了一把,就算不是恋人,关系很好的朋友的声音突然出现,她应该也会分神。”

    “可能有点草率……毕竟我们不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声线,所以我推测她是偏温柔的那种类型。没想到成功了。”

    或者说,水落石出。

    就算没有谈过恋爱,但也能看出——土御门冬草那一瞬间欣喜的表情,不可能只是对声音的主人抱着单纯的友情。

    如果喜欢的人是同性的话,土御门家族的盛怒,也并不是不能推出原因。

    关于土御门冬草的话题掐着点戛然而止,两人默契地没有继续谈下去。

    三日月宗近慢悠悠地踱步过去,若无其事地加入他们的队列。

    “啊,你是我那把刀对吧。”

    与大多数审神者召唤出三日月宗近的欣喜若狂,对着那张脸短暂的失神不同,水无月永子的确很认真地看着三日月宗近——腰间的那把刀。

    “我名为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也被人称为最美的那把。现在…算是普通的一个付丧神吧。”青年笑吟吟的,刻印着月亮的双眼眯了眯,让人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面前这位召唤自己的姬君身上的灵力,与自己身上力量的本源非常有共鸣——不止有着她提供灵力的原因,去掉薄弱的契约的那层,他莫名地会对水无月永子感到亲近。

    「这份灵力……」

    三日月宗近弯了弯眼睛,嘴角的弧度扩得更大了些。

    “哦呀,姬君身上的这份力量……真是相当有趣啊。”就算是十一世纪末出现的老爷爷也会为之惊奇的啊。

    「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得通亲近感了——明明那份光辉如此耀目,却还保持着作为常人的本心和感情呢。让我也不禁好奇起来了呢。」

    看到水无月永子通透的眼睛,自称老爷爷的美貌青年笑意更深。

    “我已经是十一世纪末的老爷爷了,对于现在的社会,可是相当好奇啊——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姬君多多照顾了。”

    在返回时之政府据点前,水无月永子给暗堕的付丧神做了简单的净化处理。

    加州清光短暂地苏醒过来了一阵子。在灵力的净化下,一点点恢复成原本的模样的黑发付丧神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

    说是净化,其实也就是打散体内与前主缔结的契约,重洗记忆,强制遣返回锻刀炉内——比起扔进刀解池里轻松一些而已。

    “谢谢你。”

    他的脸色很苍白,却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水无月永子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的,只是我的任务而已。”

    加州清光似乎还想说什么,对着土御门冬草,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骨刺一点点缩回去,他的身体肉眼可见地透明起来。

    “那个——虽然晚了,但我还是想说。祝你,遇到一个好主人。”她的眼底似乎要泛起金色的光辉,加州清光看得出她要做什么,但他还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摇头。

    “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谢谢你。”

    黑发付丧神红色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纯粹。

    「能在这段记忆的最后,被人报以善意,对我,对加州清光这个付丧神来说,就很满足了。」

    「只要被爱着,就行了。」

    本丸内暗堕付丧神的最后一丝气息,随着指尖灵力的收敛,一并消失。

    081号本丸,回收终了。

    将土御门冬草丢给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水无月永子指着身边站着的三日月宗近:“报酬没谈好对吧?那我要他可以吧?”

    虽然说刀剑付丧神的现世活动申请手续很繁琐,长期的滞留许可也相当麻烦,但比起土御门那边的情况……时之政府内部来来回回谈了一个小时,水无月永子等到不耐烦,才咬牙通过了。

    还附带了三日月宗近的身份证明。

    肩膀上还趴着狐之助的工作人员望着三人走向通往现世的传送阵,总算找出心下那股不对劲的来由了。

    他的灵力也不低,在时之政府混得如鱼得水,也接触了些内部的资料。如果不是水无月永子身份特殊,也不用他来招待。

    工作人员确认了三遍,脸上的表情有变成再世呐喊的趋势,在短暂的权衡利弊后,然后果断地往回打报告去了。

    「谁又知道,水无月通过刀剑灵媒召唤出来的付丧神,既不是一般本丸里的本神□□,也不是因为审神者灵力强盛,收到神明青睐,所以神性比一般付丧神更盛的强大□□……」

    「而是,而是——」

    「和时之政府签订互利契约的三日月宗近付丧神本神啊!!!!」

    「水无月那家伙到底怎么召唤出来的啊!!!」

    「是哪家的bug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