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936章 杀人灭口

第936章 杀人灭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俊生忙于调配物资赈灾的事情,负责调查案件的赵平此时还在河内,被关入大牢的原荥阳太守崔延泽等一干官吏还在大牢里惶惶不可终日,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家已经被赵俊生下令抄了一个干净,他们这许多年捞到的财物全部被抄了一个干净。

    崔延泽蜷缩在牢房的一角,牢房里发霉、腐烂的发臭气味不停从冲击着他的嗅觉,这两天他感觉还好了一些,刚才是被关进的时候他闻到这里的腐臭气味当场就吐了,一天之内连续吐了三次,差点把胃都吐出来。

    短短的几天,崔延泽已经瘦了十几斤,头发也斑白了,皮肤焉哒哒的失去了光泽,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关进牢房里来,在外面时他大权在握、风光无限,在荥阳郡这一亩三分地上,除了镇戍军的几个将军,谁敢不看他的脸色?

    可如今,他却成了一个阶下囚,他真不知道面临自己的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旁边牢房里关着郡尉惠成栋,此时惠成栋的声音传过来:“老崔、老崔!”

    崔延泽一听火了,噌的一声坐起来冷声道:“惠成栋,你现在长本事了,都开始直接喊我老崔了,看来你是认定我再也出不去了,是不是?”

    惠成栋靠在墙壁上道:“老崔,你就别幻想能出去了,别说在救灾赈灾这件事情上你作为一郡主官毫无作为,致使洪水过后内涝造成了数百万人受灾,在爆发瘟疫之后又没能及时调集人手对患病之人进行隔离、没有及时组织医官、调集药材进行救治让瘟疫大规模蔓延造成二十多万人死亡,你还想方设法贪墨了大量的救灾赈灾款项和物资,就算是你这些年贪墨大量治理河道工程的款项以及其他贪墨之举,你就罪不可赦,就算不被五马分尸、剥皮抽筋,也会被判斩首!”

    被惠成栋揭了老底的崔延泽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跳脚大叫:“惠成栋,你这个狗贼还有脸说这些,当初如果不是你拉本官下水,本官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本官就算被判了死刑,你也别想能活命,你的罪行比本官更重!本官知道你上面一定有人在背后指使你,否则就凭你还没有本事把这些肮脏事掩盖这么多年而不被人发现!”

    惠成栋沉默了一下,换了一副语气说:“老崔,何必呢?如果咱们俩都死了,家里面会怎么样?肯定是家破人亡啊,但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不死并且能脱罪,那么我们两家都可以延续下去!以我们两个现在的情况,你是绝对跑不掉的,因为你是主官,我只是佐官,如果你能把所有事情都扛下来,我就能脱罪,我若脱罪,出去之后我就可以想办法另谋他就,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有我惠成栋一口吃的就有你妻儿老小一口吃的!”

    崔延泽没有出声,他被惠成栋戳中了心里最放不下的东西,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时,牢房外的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这脚步声不疾不徐,每一步落地的力道都很均匀。

    崔延泽和惠成栋都很机警的闭上了嘴巴,一个黑衣人似乎是从监牢走廊的尽头走过来的,他经过了崔延泽所在牢房门前,并在惠成栋牢房门前停下。

    惠成栋看见铁栅栏外的黑衣人,十分警惕:“你······你是谁?”

    黑衣人一边掏出匕首撬动铁锁,一边平静的说:“别害怕,我是来救你的!”

    惠成栋大喜,“原来如此,我就说邹侍郎不会不管我的!”

    黑衣人很轻松就撬开了铁锁,撤下了锁链,推开了铁栅门走了进去。

    惠成栋主动迎上去,伸出双手道:“先把我这手上的铁链卸下来吧,不然带着它逃命总是不方便!”

    “不必了!”黑衣卫说了一句,上前两步手臂一扬,匕首划过惠成栋的脖子,只听见“滋”的一声,一道血箭从惠成栋的脖子上射出来,一条细线一般的伤口缓缓出现。

    惠成栋捂着射出血箭的部位,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你······嚯······嚯······嚯”

    “扑通”一声,惠成栋倒在了地上,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散发开来。

    在隔壁牢房里的崔延泽抽了抽鼻子,刚才的嚯嚯声和扑通倒地声让他想到了什么,他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黑衣人已经站在了他的牢房外,手里握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匕首。

    崔延泽下得大叫:“来人啦,杀人了,杀人了,来人啦······”

    刚喊道这里,牢房外的黑衣人迅速扬起手臂,手中的匕首嗖的一声穿过铁栅栏射中了墙角的崔延泽,崔延泽看了看胸口的匕首,直挺挺倒下。

    这时急促的跑步声传过来,肯定是狱卒听到了求救声,黑衣人迅速掉头向走廊的尽头跑过去,转身跑了一个空牢房,然后跳进了底面一个挖开的洞口。

    牢头带着几个狱卒奔跑过来看见相连两个牢房的犯人都死了,吓得魂不守舍,紧跟着过来的一个神武军牙主扫了一眼,当即大喝:“一什二什去追击凶手,不论死活给我抓住他!牢头,打开那边的牢门!”

    说完,牙主当先走进了惠成栋的牢房来到他的尸体边上,身后在其鼻孔下探了探气息,气息全无,又扭头四下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他迅速起身来到隔壁已经打开的牢门的牢房。

    一个甲士听见脚步声扭头喊道:“牙主,这个还有气,但肯定也活不了了!”

    牙主立即走到崔延泽身边问道:“谁干的?”

    崔延泽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断断续续说出了几个字:“周······周······侍······”

    从头到尾只说了三个字,其中还有一个是重复的,牙主听得直皱眉,再要发问时,崔延泽已经彻底没气了。

    一个甲士气喘吁吁跑过来禀报:“禀牙主,在走廊尽头左边的空牢房里发现了一个地洞,凶手应该是从地洞里逃跑了,两位什长带人顺着地洞追了过去,地洞的出口就在旁边的民宅,距离这里几十步的距离!”

    牙主气得脸色铁青,“真是好狗胆,竟然摸到咱们眼皮子底下挖地道进监狱杀人!老三,你去向队主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请求上面给郡尉府下令迅速派兵封锁各个街区路口,严格盘查过往行人,发现可疑之人立即逮捕!”

    “诺!”

    全城搜查的大动作很快就展开了,闹腾了一整夜,神武军和郡兵把城内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能抓到刺客。

    早上,赵俊生吃过早饭走出行宫来到灾民营地看着官吏们在杨保年和赵东的组织下给灾民们发放粮食,经过昨天一天的粮食发放,已经有三分之一的灾民背着粮食携家带口返踏上了返回家乡的道路。

    再有两天的时间,这里的灾民就可以全部遣散,剩下的就是各县官府对灾民安置事宜了,把压力进行分散,让所有受灾地区的官府都承担百姓们的重建家园任务,可以加快收尾事宜,这也消除了因灾民过多集中在一起容易出事的可能性。

    一个个领到粮食的灾民把粮袋背在背上,背不了的就让妻子背上,还年龄大一点的孩子背上,然后带着他们离开营地,临走时还向龙旗所在的位置下拜。

    赵俊生举起手向成片成片下拜的即将离去的灾民们挥挥手,让他们上路。

    “陛下,蜀王殿下到了!”太监袁涣向赵俊生报告。

    赵俊生扭头向远方看去,只见十几个身穿劲装的骑士正打马飞奔而来,领头的正是赵平。

    没过一会儿工夫,赵平骑马来到了赵俊生面前,其他人勒马留在远处。

    “儿臣参见父皇!”赵平下马向赵俊生下拜。

    赵俊生问道:“起来吧,河内的事情查清楚了?”

    赵平道:“起兵反叛的窦奎被自己手下反水捆绑献给官军之后,儿臣正好带人赶到,当夜就对他进行了突击审讯,他刚开始闭口不言,自以为他掌握了很多人的把柄,还希望有人能救他出去!儿臣猜测肯定有人要杀人灭口,于是就派人假扮他关在牢房里,并把他关在隔壁牢房,当夜就有人去刺杀假扮者,窦奎把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他这才死心,把他知道的全部都交代了!

    不过窦奎知道得并不多,他只知道河内郡有哪些参与者,并不知道朝廷中有谁给他们做靠山掩盖一切负面的消息!”

    赵平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奏本双手呈送过去,“这是河内所有参与者的名册,儿臣已经下令把他们一一逮捕并进行了审讯,基本上河内郡内的参与者已经一网打尽,不会有漏网之鱼了。但如果想要对其他各郡进行调查,只怕要费很大的工夫,而且经过这些事情,其他各郡的参与官员肯定会尽快想办法抹去一切痕迹,或者他们会填补他们的贪墨亏空,让我们查不出什么,除非能顺着已经查出的这条线把隐藏在朝中的大鱼抓住,才能由上而下进行把他们一网打尽!”

    赵俊生接过奏本看了起来,他脸色平静,赵平的调查结果与候官司的调查接过出入不大,他看完后把奏本收下,对赵平说:“荥阳这边一些官员因救灾赈灾不力、贪墨救灾赈灾款项和物资已经被朕下令抓起来受审,这些人当中人应该存在着不少属于那一张网上的人,只是这又是一条不同的线,你去审讯一下,查一查,说不定可以挖出这边的一条线,然后顺着这条线往上查,只有朝中有人曾经干预过地方事务,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儿臣这就去!”

    赵俊生抬手:“也好,你大哥在这里组织官吏给灾民们发放粮食让灾民们可以回家,等到夜里他没事了你再过来,你们兄弟俩聚一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