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五中文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战舰世界 > 第十五章 政治游戏(5)

第十五章 政治游戏(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杜鸿瞪了魏成弘一眼,坐下说道“我渴了。”

    魏成弘懂他的意思,马上开始泡茶,用的还是老将送他给的稀有茶叶大红袍,这好茶叶杜鸿一直想要,魏成弘为了摆门面,没给杜鸿。

    杜鸿给了魏成弘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继续说道“你看啊,咱们的海军怎么样啊。”

    “没的说,打趴了M国和本子,太平洋上无敌手,不过只是暂时的。”魏成弘不会太泡茶,因为他爱喝汽水啊,又不是上了年纪的人,他怎么会喜欢这个调调,

    “放手放手,这么好的茶叶你别糟蹋了,我自己来。”杜鸿知道魏成弘茶叶的存量,只有二两而已。

    一会后,杜鸿才泡好了茶,没给魏成弘,因为魏成弘不喝这玩意。

    “有优势,但只是暂时的,马里亚纳群岛现在已经被我们占据,我已经把警戒圈扩大到了夏威夷群岛那边,澳洲我们的军队也在攻占之中,我知道你看重海军,但你应该适当的给陆军增加一定的军费,你自己都说过,军12舰开不上陆地。”

    魏成弘觉得这老杜也够能岔开话题的,不是说政治吗?怎么又跑到了军事上面去了。

    “陆军倒是好说,不过校长,你这是?”魏成弘抽出了一份文件,正是杜鸿的推荐书。

    “我得留在台尼拉看着你,总舰队司令的位置,我就退位让贤了。”

    “孙往华倒是没问题,不过军衔低了,提到上将怎么样。”

    “小气吧啦的,给个元帅不行啊,上将就上将吧,另外陆军的准备,你弄了好没有。”杜鸿知道夏威夷的重要性,投入的陆军不能少于五六万人。

    “这个倒是没问题,对了校长,我想弄个皇家海军学院,您帮帮忙呗,这是您的老本行。”魏成弘说起了敬语,没办法,有求于人啊。

    “这个我倒是支持,另外你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杜鸿把目光瞟向了那罐茶叶,他绕来绕去的,还不是为了这个茶叶。

    “校长,这是我孝敬你老人家的,另外我这还有从香港运来的安溪铁观音、西湖龙井、云南普洱、苏州碧螺春、六安瓜片,您老知道我不好这个,通通都给孝敬您了。”魏成弘收到了很多东西,包括茶烟酒,很多的瓷器古董,他的办公室,放置着许多的古董,魏成弘最喜欢的还是将军罐。

    人都是嗜好的,如果一个人,连个嗜好都没有,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没个奋斗的目标,活着有什么意义。

    杜鸿就好这个,点点头说道“好小子,懂事啊,明天我会去林府找林礼德的,既然木已成舟,咱们也别反悔了,不过条件得改改,臭小子啊,你船上女人那么多,哪个不好?非要作死啊。”

    “我觉得您还是告诉我,为啥那么生气的原因。”魏成弘想了一下,林礼德这个东西把三个孙女一次嫁给他?到底想干嘛?

    “猜到了没有?”

    “有点头绪了,林家是名门望族,现在呢,林礼德又得到了组建内阁的权利,我在娶了他的孙女,生了孩子,以后我的孩子就有一半的林家血统,不管是哪个都是........这老东西什么心机.....连几十年后的事情,都要计算。”林家是想当权臣,还是想篡位啊,

    魏成弘觉得自己死后,这些事情肯定会发生。

    “做人,眼光要放长远,林家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商人家族,他们在你身上下了重注,既然希望你能带给他们丰厚的回报,商人逐利,这是本性。”

    用政治联姻锁住魏成弘的子嗣血统,在加上林家可以长期把持政界权利的话,一旦魏成弘翘了辫子,军队失去了效忠对象,在加上诸多皇子都有林家血统,不管谁得当皇帝,他们林家都是一个不倒翁。

    魏成弘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挨打了,他有点草率了,林老板打包送他老婆的目标,不是为了他的钱包,而是他的家产啊。

    跟杜鸿聊了许久,魏成弘才知道,他的确需要一个指路人,而不是自己慢慢摸索,因为地上坑太多,他一不小心,就掉进别人给他挖的坑里面。

    “那群女娃我就留给你了,你想睡那个都可以,不过记得保重身体啊。”杜鸿今天心情很好,不但满足了他说教的欲~望,还得到了那么好货,一石二鸟、一举两得、一箭双雕,临了还嘲讽魏成弘一次。

    。。。。这人。。。。魏成弘觉得自己太傻,又被老狐狸坑了,不过想了想,茶叶对他来说,鸡肋的很。

    就在魏成弘婚期临近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首相林礼德病了,这一病啊,就好像一座山一样,直接压垮了林礼德的身体,现在不是医疗发达的现代,吕宋岛的条件有限,有条件的列强大国都让魏成弘得罪遍了,怎么办啊,只能勉强的把命吊着。

    有人说是杜鸿搞得鬼,这是因为林礼德跟杜鸿谈话后,就开始病的,病的很快很急,几天过去了,马上就要翘辫子了。

    1940年7月1日,林礼德不行了,医生说过不了今天晚上。

    魏成弘也被叫来了,林府已经做好了葬礼的准备,不过现在需要给林礼德送终。

    送终是个很重要仪式,魏成弘今天的身份是以孙婿参加的,林礼德躺在板chuáng那,面容有些枯槁。

    魏成弘进了林府正庭(位置很重要,不能死在卧室)后,就看见了哭哭啼啼的林玉蓉。

    除了子女孙女,林礼德其他的直系亲属也来了,包括他弟弟子女在内,一屋子的人,有点多啊。

    不过这也恰恰证明了林377礼德是一个有福之人,有那么多的人为他送终。

    “爷爷在叫你了。”林玉晴对魏成弘说道。

    魏成弘走了过去,他往日印象中,精神还不错的林礼德变得老朽起来,行将就木了。

    林礼德嘴巴一张一合的,魏成弘看了看左右的人,估计林礼德只想告诉他一个人,探头过去听。

    究竟说了什么,除了魏成弘自己,就没人知道了。

    葬礼很隆重,从报丧到出殡在到头七,魏成弘都有参加,也让他知道了,这些事情有多么的麻烦,有多少的规矩,特别是这样的大家族,不是没钱的小老百姓,用草席一卷,挖个坑埋了就行。

    一个字就是累,过了头七就好的多了,按照林礼德的遗言,魏成弘还是要如期举行,所以后面的一些仪式也取消了。

    魏成弘是服了这个老人,一辈子的算计,就是死了,也照样坑了他一把,如果婚期拖下去,按照林文义的尿性,十成十的会变卦,他爹林礼德说的没错,林文义想要当家做主,就先等他死了在说。

    魏成弘的老丈人,跟他的关系可不是很好,这个大家以后就会知道,因为林文义并不是一个支持帝制的人。

    事实上除了那些糟老头,的确没有几个人支持帝制,因为接受的思想不一样,他们的那个时代,满清还存在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